相关文章

新常态下如何玩转汽车金融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上海车贷

新常态下如何玩转汽车金融

汽车金融

10月25日午后,在安亭汽车金融论坛开幕前一天,近来异常忙碌的王炜终于可以坐下喝杯茶,与我聊聊汽车金融行业一年来的风起云涌。虽然近来忙于论坛而睡眠很少,但他口若悬河、思路清晰的本色丝毫不减。

作为建元资本的董事长,王炜是一个思想活跃、天马行空的人,他善于谋略,精于布局。“既要脚踏实地,又要仰望星空。”此话他经常提及。如今,他“仰望星空”的安亭汽车金融论坛已经是第二届了。

认识王炜始于他在一汽-大众,电话那头他果断地拒绝我的采访。一年后,王炜入主民生银行交通金融事业部,由于一个关于汽车金融的问题,对于“此王炜就是彼王炜”还没有更新的我,在罗兰贝格张君毅的推荐下再次拨通他的电话,却被他一下叫出了名字,原因很简单,21关于苏伟铭时代一汽-大众的报道让他印象深刻。

从北京吉普、大众中国、一汽-大众,到民生银行,再到创立建元资本,王炜的路径也是传统汽车人转型的一个缩影。而且不夸张的说,王炜也是我至今在业内接触到,同时精通金融和汽车两个领域、为数不多的跨界型专家,因此我也毫不犹豫地力邀他成为“中国汽车三十人智库”新晋成员。

关于汽车金融的重要性,我觉得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董扬先生的总结非常生动,“金融对于汽车行业比互联网更重要,如果说互联网行业是一只会飞的猪,那么金融行业就是一头大象。中国汽车工业随着研发能力的提高、汽车社会的加快建设以及国际市场的开拓和兼并重组都离不开金融行业。”

2015年,中国汽车销售增速放缓的“新常态”,伴随着互联网、新能源、智能化对传统汽车产业的冲击,汽车金融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新机遇。移动出行、分时租赁、融资租赁、汽车电商、二手车电商,都在以金融为杠杆,寻找新的商业模式,我和王炜的对话也由此展开。

移动出行给汽车金融新的机会

王炜:今年是比较全面的。全面在于涵盖范围比较广,今年对汽车金融行业的总结比较全,除了批发、零售里面的车贷、融资租赁,也把新的大资管时代汽车消费信贷的资产证券化,拿出来说一说。另外,今年迎合一个热点,我们过去12年做汽车金融都是按传统脉络来走(批发、零售、租赁、二手车等板块),去年开始到现在,汽车共享包括专车、分时租赁等移动出行给汽车金融带来了很多新的应用场景,这是我们认为有意思的事。移动出行也要借助传统租赁业态,这可能是我们自己业务要延展的领域。很多情况下汽车租赁需要融资来支撑,这个生态就形成了。

王炜:我们现在在支撑小的租赁公司。这些租赁公司大多是独自发展的,有的成为滴滴打车等上游平台的落地伙伴。它们需要买车,我们提供融资。另外是新能源的分时租赁公司,他们都是初创的公司,会把力量放在电源系统、用户拓展上,他们的优势在于运营而不是资本,因此天然地需要融资租赁的方式,我们可以用合资的方式来支持他们的业务。这两类为融资租赁公司提供了新的应用场景。

王炜:对。神州是2c,我们的业务是2b。比如,乐视的商业生态很清晰,一是入股电桩,更多是只租不售,现在入股易到用车又有专车平台,能够获得大量用户,布局很清晰。这对易到也是有有所支撑,现在这个领域现在大量烧钱,培养用户习惯。

王炜:是有风险。因此我们也可能延伸到租赁领域,但不直接面对c端的,还是面对b端,比如电动的物流车,比如b 2 b再 2 c的,给一个公司提供分时租赁,这些是我们hold得住的,这里也可以用移动出行把新能源汽车结合起来。

电动车租赁残值是关键

王炜:现在新能源的分时租赁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都还在探索过程中。上游是租赁公司,下游是滴滴快的。在最后一公里的城内物流,我们近期可能会有动作,老是三轮、两轮车作为城市物流经常在路上会被查获,运营效率也不见得高。最近一些大的物流商跟我们探讨,最大的三轮也才几十件货,接下来如果有像北汽威旺307那种小面,有两个立方米的货容,再加上体积也比较小,又是电动的,而威旺、东风小康的瑞驰都是可以达到这个水平。这个模式下,用户是物流公司,下游的需求很清晰,再给他提供一个充电运营方面的支持,就可以做成。

王炜:新能源最大的问题就是找不到明确的下家,量拉不起来。现在能够成批量的运营模式无非就是公共服务领域,例如电动大巴、出租车。近期还看不到清晰的路径,我们也在积极尝试。当然最近也在探讨单独的动力电池租赁的项目。但无论是换电还是其他的方式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不知道电池梯次利用的场景在哪里,未来技术进步的方向和时间都摸不准,也不知道残值是多少。如果能有30%残余价值的话,这个生意就很活了。

帮经销商盘活固定资产、降低负债率

王炜:我们在传统汽车目前围绕着企业级客户,优质的经销商集团设备的回租、试乘试驾车的售后回租业务展开。这是融资租赁业态的优势,围绕他们的售后回租业务为他们改善资产负债结构,为他们提供资金流通,因为我们提供的期限较长,目前经济下行,他们的负债高,存在较大风险。

我们这个行业还要建门店、设施,在这种情况下,这种负债结构就有很大风险了。过去靠经济上行,但是现在经济退潮,就很有可能崩盘。所以他们最需要一个稳健的资金支持。

王炜:两到三年。比如门店,传统银行需要房产证等抵押物,但是大部分经销商都是租用的房产,但店面建设这些钱已经投入了,形成了固定价值,只是融资的时候没有人认定他们的价值,但我们可以。融资租赁的特点就是可以售后回租,跟借银行贷款是一样的。你把东西卖给我,再租回去,可以设定月度、季度还款等。通过这个方式盘活了固定资产,发挥了融资租赁资产经营的特点。

我们现在不仅仅帮助经销商集团,也用这种方式帮助车队等。融资租赁分两种方式,一是直租,比如驾校、汽车租赁公司需要1000辆车,我去买来租给他们。二是回租业务,比如你公司现在有两万台车,你需要钱,你可以卖给我,我再回租给你。所以融资租赁公司的两个业务特点就是直租和回租。

这个行业始终在洗牌,不断有新的商业模式在颠覆中。

王炜:我的判断是,在宏观经济下行和大的行业背景下,周期性下行。更重要的是现在的互联网模式对传统业态的挑战,我更多看到的是机会。第一对于汽车行业更需要的是线下的销售功能,4s的功能需要重整,基于这个判断我认为它是有价值的。第二我们也不墨守成规,积极拥抱新机会,比如移动出行、新能源汽车,当然电商对我们经销服务冲击是最大的。有些传统经销商很敏锐地看到了新能源的机会,虽然量不大,但是这个趋势不能忽略。经销服务领域也在改变自我,拥抱变化。我们在挑选合作伙伴的时候也是挑选区域龙头,或是有独特优势比如区域优势、品牌优势和运营优势的合作伙伴。

融资租赁不是做类银行的业务

王炜:我有一个想法,是把合适的经销商集团整合起来。考虑整合之后如何把它们的功能提升起来,开源和节流,给整合起来的大集团导入更多的业务,比如二手车、新能源、移动出行,都是可能的,让他们经营的绩效大幅度提升。对于金融租赁来讲,就像零售一样,线上直接融资在两三年内还是占小部分,更多的还是门店的销售。我们的可以和投资基金合作,整合经销商集团,因为如果还循着传统的汽车金融路子,只能说乏善可陈,有钱可赚,但是不多。

王炜:主机厂怎么样,它就怎么样。对于我们来讲,一定要做传统汽车经营不能做的事情。但是愿景、理想与现在的能力,肯定要按部就班。我们跟传统车贷差别最大的一点,就是对残值风险的把握。我们必须得有一个可以转嫁化解风险的机制。当然这有赖于跟传统厂商和第三方机构合作的机制,我们一定要找合适品牌和车型在合适的区域来进行突破。融资租赁不是做一个类银行的业务,那样讲就没把优势发挥出来。新能源也是一样的道理,别看量小,但是动能强,有自我增强的能力,现在新能源领域多方面的政策层出不穷。环保、生态等都决定了新能源能够大发展,传统汽车不能再抱残守缺了,所以这个细分市场是最可期的。

王炜:光谈二手车谈不出什么来,你得利用这个工具生产处二手车来。相信明年的时候我能够给你呈现出几个好的案例来。它跟传统的车贷业务不一样,它要求风控、线下运营能力,唯一的风险就是残值风险。融资租赁的好处是可以让用户群下探,而不是信用额度的降低,这样就可以获得更多年轻用户。这些车收回之后,就成为二手车来源。